通博tongbogame88官网_tongbogame88通博娱乐场_通博

作者:小孩来源:www.4399dmw.com更新时间:2018-01-08
  • 观看模式
    • 白昼
    • 深夜
    • 浅紫
    • 淡蓝
    • 藕粉
    • 雾灰
    • 米黄
    • 草绿
    • 湖绿
  • 字号设置
    • 大号
    • 中号
    • 小号
  • 播放样式
    • 手动观看
    • 自动播放
  一座漆黑的大山中,脚步声不停的在耳边响起,一盏鬼火正在快速移动,奇怪的是那盏鬼火根本没有点燃周围的树木。鬼火前面是一只正在快速奔跑的妖兽。   在奔跑了许久,皓轩感觉自己都快跑上山顶了,都不见前面的冥兽停下来,一想不对劲,‘这只冥兽既然能听的懂我的话,该不会会像人一样思考,等我耗尽体力的时候背后阴我一下吧?’   皓轩渐渐放慢脚步,不停的思考着,‘这只冥兽与别的冥兽不太一样,冥兽都是群居的,它这是在消耗我的体力,把我带到它们的领地去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……’皓轩开始注意周围的一切变化,以免自己真的上当了,   这时,冥兽忽然停下来了,皓轩见了有些惊慌,看它的样子好像是要对自己发动攻击的样子。   手掌一热,手中的火焰亮了许多,相对温度也上升了许多。皓轩小心翼翼的看着这只对自己心怀不轨的妖兽。两脚缓缓向后移,身体的每一寸肌肤仿佛都展开了感知,周围的一切变化都在自己的掌握当中。   这三只眼睛的冥兽一步步的向皓轩靠近,使得皓轩紧张万分。忽然,对着皓轩轻声叫了几声。   皓轩呆呆的盯着它,不知道它刚才是不是在叫它的伙伴,双眼迅速的向四周看去,除了风吹树叶声,完全没有任何动静。‘我是不是多心了?’   冥兽趴在自己面前,三目一直看着自己的后背。皓轩两眼一亮,惊讶的说道:“你是不是叫我骑上去?”   冥兽点了点头,皓轩尴尬的笑了笑,摇了摇头,这时冥兽好像很失望,迅速的咬住皓轩的裤脚,不停的拽。   “诶……诶额……”皓轩吓了跳,连忙说到:“快松口!我上还不行吗!”   ……   皓轩无奈的看着这只妖兽,问道:“你是要带我去哪?不会是带我去找你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什么的吧?我可告诉你哈,你要是真的带我去你家,我立刻跳下去!”   冥兽飞快的跑着,很急,皓轩深深的感到了不安,感觉自己这是羊入虎口。开始后悔骑在它身上了。   慢慢的,在奔跑的途中,清爽的夜风开始散发着一股刺鼻的味道。皓轩皱了皱眉头,眼皮不经意的跳了跳。‘好重的血腥味啊!’   隐约看见一具妖兽尸体停留在路边,残缺的部分看上去就好像是冥兽。一路的血迹就好像是被屠杀了似的,看到周围被折断的树木,皓轩就断定这不是人类干的,应该是某些妖兽所为。   忽然,冥兽加快了步伐,踏过一路血迹笔直的向着前方狂奔而去。   “喂!……”皓轩惊道,差点就掉了下去,紧紧的抓着冥兽,心跳在这时不停的狂跳。‘这家伙怎么回事?’   在月光的照射下,前方漆黑的树林中,有十几只如饿狼那般发光的眼睛正在盯着自己。皓轩倍感惊悚,喃喃的道:“不会真的让我说中了吧?它把我带到它兄弟姐妹面前了?”此时皓轩不知道是冥兽带来的错觉还是自己在颤抖,咽了咽口水,立刻默念咒语,准备逃离这危险之地。   静寂的山林响起一阵阵刺耳鸣叫,皓轩睁大着双眼,前面那些发光的眼睛好像在像自己这边奔来。   “你真的是想害死我啊!”说完,皓轩立刻向旁边扑去。   那只冥兽回头看见皓轩从自己背上跳下去了,又迅速的转过头,一束白光正在它的第三只眼前聚集。   “可恶的家伙!”皓轩气愤的爬起来,看见这只冥兽还在一往无前,马上转头往相反的方向跑。   “呜!”   一声惨叫吸引了皓轩的注意,好奇的回过头去,漆黑的环境就像在自己的眼睛里披上了黑布,无法看清那是怎么回事。弹出一丝火花,渐渐的将那边的状况给照亮。   一头魁梧的身躯此时正与刚才那只冥兽对峙,皓轩仔细看了一下那只一身黑毛的妖兽,“一二三四!五!”皓轩大吃一惊,立刻躲到旁边的树干,暗暗观察着。   小冥兽在这只大的离谱,而且还是进化到五个头的冥兽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皓轩慌张的看来看去,都不知道要怎么办,自己还是第一次遇见有五个头的冥兽。   小冥兽对着面前的冥兽鸣叫了几声后,立刻向着它飞扑而去。皓轩疑惑说道:“它在干嘛?”当依稀看见一团黑影在像自己飞来的时候,皓轩全身一颤,立刻跑了出去。   升起一团火焰,这才发现,这只是带自己过来的那只冥兽,而这时它身上出现了三道裂痕,可以说是受了很严重的伤,皓轩还没搞清楚状况时,那只魁梧的冥兽马上就跑了过来,五个头齐声怒吼,皓轩两耳一竖,吓的感觉捂住耳朵。   “哇!都快聋了!”皓轩艰难的抬起手掌,蓝色的火焰顿时轰出,这时候那刺耳的声音才得以停止。然而皓轩没想到的是,火焰里会突然伸出拍出一只爪子出来。   左手臂在冥兽的爪子深深爪过时,三道裂痕顿时喷出血液出来,皓轩疼的立刻深吸口冷气,连忙拉开与它的距离,捂着一直在流血的左手,吃力的看着面前的敌人。   手臂传过来的痛感,使得皓轩心跳加速,眼皮不停的乱跳。双脚慢慢的分开,火焰顿时升腾而起,来自幽蓝苍炎的强大气势使得这只冥兽不敢乱动。   皓轩紧咬着牙齿,体内的魔法力因为紧张而无节制的被运转,强大的能量顺势爆发,周围的树林都被炽热的气温给点燃。   黑夜中燃起了一股明亮的篝火,火焰中,皓轩将自己的火焰全部浓缩到了双脚下,捂着左手在奔跑的过程,留下了一处处蓝色的火花。   要时刻注意的,是那五个头,而那些爪子在皓轩有提防的情况下完全触及不到他。这时,五个头聚集出五个能量球,皓轩眉头一皱,双脚一用力,速度又加快了。   五束能量光束激射而出,在地面一直划过,皓轩一惊,地面已经几乎碎裂了,而自己也好像被那五团光束包围。   无奈之下,皓轩抬起右手,按住炎戒,说道:“十字天火!”红色的烈焰冉冉升起,化作一道如剑气般的攻击命中了其中一个头,将其正在释放的攻击给打断,皓轩顺势逃离了包围。   ‘这只妖兽有点难缠啊,不受伤还好说……’皓轩有些难喘的看着这只妖兽,竟然感觉无能为力,感觉就像魔法力在一点一点的流失。   看见皓轩逃离了自己的包围,立刻怒吼出声,抬起前爪迅速向皓轩拍打而去。   感受到空气的流动,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的一击,皓轩跳起一只脚,用力一跺,脚下的火焰快速向冥兽燃烧而去,顺势向后逃离攻击范围。   冥兽的巨爪在拍向地面时,产生的气流直接将火焰给扑灭,地面顿时向四周凸起。当皓轩看见前面亮起时候,一抬头,就看见五束能量光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头顶,体内的魔法力立刻全部涌出,在皓轩面前形成了一层强大的保护罩。   “啊啊啊!!”  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在皓轩脚下产生,而皓轩则在白色的闪光中被炸飞了出来。流血和爆炸所带来的伤害让皓轩的头脑产生了眩晕感,眼前的一切都在摇摆。   “糟了……”皓轩有些绝望的看着这天旋地转的世界,脚步声越来越响,内心中隐隐颤抖着。缓缓转过头,看着那只三只眼的冥兽,埋怨道:“都怪你!早知道就直接杀了你了。”   这时候,原本在昏迷了小冥兽缓缓站了起来,仰天咆哮了一声,身体周围布满了月亮的光泽。第三只眼睛竟然溢出了血液。   奔跑到皓轩面前,怒瞪着面前这只比自己高大的冥兽。当面前这只冥兽一怒吼,这只小冥兽顿时转身,咬着皓轩,头一甩将其扔到背上,使出了超乎寻常的速度逃离了这只冥兽的视线。   灵殿。   清晨。一位面容阴暗的少年在后山中,拿着蓝色的魂器对着空气练剑,从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和疲劳的双眼可以看出,这名青年好几天都没休息过了,而这名少年则是罗秦,因为看见凌雪对沧月的态度,内心受到了重大打击,而从那时候开始,一直呆在后山中拼命的练剑。汗水一直在往下滴,完全不顾身体的极限,身体也仿佛与他失去了联系。   “可恶!可恶!可恶啊!”罗秦怒吼着,青筋暴起的双手紧紧抓着魂器,不停的向着前方挥斩。“明明是个平民,为什么雪儿会那么在意你!明明我和雪儿从小玩到大,认识的时间又比你长……可恶啊!沧月!!”罗秦面目狰狞的向着前方发出自己的愤怒,蓝色的剑气迅猛的从地面划出一道骇人的裂痕。   蓝色的真气中,忽然出现了一丝淡淡的气息,罗秦见到后愤怒的将魂器扔到地面,咬牙裂齿的说道:“可恶的恶魔之子!!!残留在我身上的这股气息简直是我的耻辱!”   ‘哼哼哼!’   罗秦忽然一惊,惊慌的大喊道:“谁!!”   ‘吾感受到了汝的欲望,也许,吾可以帮汝!’   “装神弄鬼!给我出来!”罗秦愤怒的释放气势,地面上的草顿时被散发的气划出了数道痕迹。许久,罗秦找遍了周围,都没发现有人,而那声音也没有响起。   ‘也许是灵殿中的哪位前辈在暗中观察我吧。’罗秦深吸一口气冷静了下来,坐下来拼命的修炼。   ……   而此时,凌雪正处在昏迷当中,因为消耗过度,导致精神不振而躺在床上,嘴里喃喃的说着梦话,“不要拦着我……我要……要去找……找……”   “小姐?”在一旁坐着的夏溪听到凌雪在说着什么,柳眉不停的跳动着,有些惨白的脸色显得很是难受。   夏溪虽然是个服侍凌雪的仆人,凌雪把她当作姐姐般看待,夏溪也在心里接受了这个妹妹,看到自己的妹妹显露出这样一副面容,知道自己的魔法微不足道,也可有可无。但也不能什么都不做。吟念起一段咒语,微弱的亮光在手指上闪烁,凌雪眉宇间的难受渐渐舒展。   当光亮一暗之时,凌雪忽然坐起,大喊道:“沧月!”   一段段喘息从耳边经过,在安静的空间中,凌雪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在做梦。“夏溪姐啊。”凌雪慢慢的平复内心的骇浪,说道:“我怎么会在这里?爸爸呢?”   “灵主已经回去了,而且听说好像是和恶魔之子说了什么,恶魔之子就再也没有动过了。”夏溪说道。   “说了什么?!!”凌雪非常焦急的问道,双手紧紧抓着被子,盯着夏溪说道:“夏溪姐,你快告诉我,发生了什么事情!”   “这个……”夏溪有些难办的道:“我……我也不太清楚,我只听别人说的。”   凌雪神情一紧,抓起被子就跳下了床,一落地,脑袋仿佛被什么给撞到了,顿时趴到在地。夏溪大惊,慌张的跑到凌雪面前将她扶起,连忙说道:“小姐,你还没恢复,就不要乱跑了。”   ‘再也没有动过……’凌雪越想越愁,胸口无比沉闷,怎么都平息不了那颗不安的心。忧心忡忡的看着夏溪,问道:“那沧月他现在怎么样了?”   夏溪摇了摇头,很无奈的撇过头去,说道:“我只是个仆从,这些事情我怎么会知道。额……”夏溪忽然双眼一瞪,兴奋的说道:“小姐,你可以去问罗秦的。”   凌雪眨了眨水灵灵的眼睛,立刻说道:“对!罗秦大哥。”   夏溪告诉凌雪,罗秦就在灵殿后山上。守山的神使见到凌雪后恭敬的鞠了个躬,并打了个招呼。凌雪直接问道:“罗秦大哥现在在山上吗?”   听到凌雪的问话,这么神使无奈的笑道:“小姐,你开玩笑吧,灵殿进进出出那么多人,我哪记得住啊?”   “额……也是哈,那打扰了,我先上山了。”凌雪说着就向上走去,越往里走,就感觉身心都被梳洗了,‘难怪他们修炼都要跑这里来,原来这里的天地灵气那么浓郁啊。’   天梦帝国。   沧雨一路向着灵殿的方向奔腾,经过几个城市时,有关恶魔之子的消息越传越烈,几乎大街小巷都在传。   ‘恶魔之子真的有那么可怕吗?’回想起沧月呆头呆脑的样子,完全就称不上可怕。   “额……那个……这位小姐,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能麻烦你让一让吗?”站在沧雨后面的魔法师催道。   沧雨缓过神来,“额……抱歉抱歉。”沧雨冲着后面的人笑道。后面的那个人顿时痴了,傻不愣登的一直盯着沧雨看,最后被他后面的人给叫了回来。   “天权王城,还以为能打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呢。”沧雨喃喃的说着,时不时看了看周围的人群,大部分都是魔法师。看到魔法师沧雨立刻从脑海中升起一个地方,魔法师公会。   “凌雪说过魔法师公会是由灵殿做支撑的,那灵殿的事情,他们应该是最先知道的。”沧雨立刻运起真气,一股寒气脱颖而出,在附近的魔法师都不由的赞叹道:“这个女孩真是可怕,小小年纪就达到了中级魔导士的境界。”   沧雨向去打听魔法师总部的位置时,一个声音就把沧雨给叫住了。沧雨迅速的看了看四处,同样发现有一双眼睛在一旁的茶楼里看着自己。   沧雨走了过去,问道:“怎么哪里都会爸爸的人?”   那名青年骄傲的说道:“主上势力大嘛,大陆中可以说,每一个城镇都有我们苍灵派踪迹。”   “哎得得得……”沧雨不耐烦的说道:“你叫住我有什么事?”   “我叫住小姐是想知道,你要去哪?昨天给传来消息了,主上亲自出来找你和少主了。”   “臭老爸出来找我?”沧雨惊叹的问道:“那他知道哥哥的事情了吧?”   “暂时还不知道。”那名青年淡淡的说道。   “暂时?”沧雨双眼一亮,紧盯着面前的青年说道:“说!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!”   “小姐真是聪明哈。”那么青年哈哈笑着。“我已经在魔法师总部打听过了,还有八天时间,灵殿就要对少主施展万古凌神诀。”   八天!!”沧雨掐算着手指,喃喃的说道:“我现在从这里到灵殿全速跑过去,至少要七天时间啊。”   大陆某一处。   “哎……”一位头发苍白的老者连连摇头,唉声叹气的说道:“沧月啊沧月,我只想你过上平凡而普通的生活,可你却……哎。”   另一个带着斗笠的人也是一声叹息。“哥,我们别找了,那个地方可能不存在。现在沧月出了事,我们还是先去把我们的学生救出来吧,怎么说他也是叫了我七年的叔叔!可不能白叫!”   “哎……”老者撩起戴在头上的帽子,露出了苍老的容颜。说道:“辉耀啊,你知道吗?有时候亲情比血缘更重要,你说沧月被灵殿盯上了的那天晚上,我整晚都没法入睡,不怕你笑话,那天晚上我还是多年以来第一次落泪。所以这次,我就去补偿沧月这六年来的思念吧。那个地方,不找也罢。”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膜拜作者
  • 文笔很棒
  • 剧情精彩
  • 看不明白
  • 天雷滚滚
  • 手滑点赞
  • 默默路过
  • 快点更新
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;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,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