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博tongbogame88官网_tongbogame88通博娱乐场_通博

作者:4399龙寒来源:www.4399dmw.com更新时间:2017-09-11
  • 观看模式
    • 白昼
    • 深夜
    • 浅紫
    • 淡蓝
    • 藕粉
    • 雾灰
    • 米黄
    • 草绿
    • 湖绿
  • 字号设置
    • 大号
    • 中号
    • 小号
  • 播放样式
    • 手动观看
    • 自动播放
  江流苏几人顿时阵脚大乱,七手八脚的把凌寒抬到床上,又是掐人中又是洒凉水,在三人紧张的等待下,凌寒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,三人顿时松了一口气,他们知道现在的凌寒比任何时候都需要安静。   三天后,夕儿回来了。   “哥......”   夕儿低着头快步穿过千魅三人责备的眼神,小心翼翼的溜进凌寒的房间,凌寒正坐在窗台上,怀中抱着一把黑色贝司,空了一半的袖管卷着贝司的一端,右手随意的拨动着贝司弦,目光眺望着窗外。   “能和我去个地方吗?”   凌寒抬起了头......   两人来到公园里,凌寒早已不在意被自己吓走的人群,只是行尸走肉般跟着夕儿。   “哥,你在这里等我一下。”夕儿说罢,转身匆匆跑开。   凌寒在长椅上坐下,自顾自的拨动着贝司弦。   这时,一灰袍老者出现在凌寒面前,凌寒并不吃惊,在夕儿说出那句“我并不认为喜欢苏晨哥哥有什么错”之后,他感觉自己的心已经死了,彻底死了,只是淡淡的看了灰袍老者一眼,知道他实力不俗,在自己之上。   罢罢罢,管他是敌是友,反正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了。   “你相信你的妹妹会背叛你吗?”灰袍老者问道。   “相信。”凌寒微微一笑,说道。   “我是说,你相信她会出手杀你吗?”灰袍老者双眉一皱,问道。   凌寒毫不迟疑的摇头。   “我倒觉得她想杀了你。”灰袍老者同样微微一笑,从怀中取出一个灰色的小瓶子,“想必你已经猜出我的身份了。”   “大名鼎鼎的阴阳师,左穆。”凌寒淡淡的说道。   “不错,我知道想要收你为徒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,所以,还是让你断了与这个世界的念想为好。”左穆微微颔首,“我和你赌你妹妹会不会杀你,只要你喝下这瓶药水,三天之内任何武器都无法伤你,如果你妹妹三天内没对你动手,算我输了,直接收你为徒;但是如果你妹妹真的如我所料出手杀你,你就要把你剩下的半只左胳膊给我做拜师费,如何?”   凌寒沉默着。   做阴阳师左穆的徒弟是千百年来无数人的梦想,超出常人的左穆早已经达到了神的境界,永生不死,据说挑选人才的要求非常严苛,一旦被他选中,拜师费将会是失去四肢的其中一部分,但同时也会实力大增,无人能比。   凌寒对于这个世界早就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,思毕,他缓缓颔首,接过了左穆手中的灰色药水,一饮而尽。   左穆微微一笑,消失了。   这时,夕儿带着苏晨气喘吁吁的出现在凌寒面前,凌寒只是淡淡的看着两人,他的平静有些超出夕儿和苏晨的意料。   “你们是想问,我能不能去参加你们的婚礼吗?”凌寒翘了翘嘴角,问道。   “哥......”夕儿低下头去。   “好啊,我不反对。”凌寒耸了耸肩膀,“本来就是我自相情愿罢了,再说这也没什么,女孩子嘛,留不住,早晚是要张开翅膀飞出去的。”   凌寒的回答出人意料,夕儿惊讶的看着一脸风轻云淡的凌寒,不敢相信他说了什么。   “什么时候举办婚礼?”凌寒问道。   “明天。”夕儿咬着牙说罢,拉着苏晨,逃跑似的转身离去。   空荡荡的公园里只剩下了凌寒,那天,夕儿听到,一阵凄凉的笑声,缓缓从两人背后传来,她不知道为什么,眼眶一红,她有自己的苦衷。哥......对不起......   第二天。   “你愿意嫁给苏先生吗?”   年轻的婚礼主持人问道。   夕儿不知道为什么,在这个命运的档口,她犹豫了,她沉默了,全场一片安静,所有目光都注视在她的身上。   “为什么不愿意呢?”   这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,人群立刻让开一条路,只见凌寒身着华丽的黑色礼服,长长的后摆拖在地上,银色的长发梳理的一丝不苟,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。   “哥!”夕儿失声叫出。   凌寒径直走到夕儿面前,伸出手想要抚摸一下夕儿的长发,又似乎想起了什么,垂下了手,从怀中取出一个小布包,打开,里面躺着一只看起来有些年头的玉镯,闪着绿莹莹的光。   这个镯子看起来并不怎么值钱,平常妇女的手腕上,经常能看到这种玉镯。   凌寒将玉镯捧在手上,道:“这只镯子,是妈妈生前戴过的,她告诉过我,要我在你出嫁那一天把它交给你,戴着它,妈妈就永远在你身边,也会永远守护你的。别想家,虽然......我知道你不会想家。祝福你们。”   说罢,凌寒轻轻将玉镯套在夕儿的手腕上,转过身去,轻轻在苏晨耳边道:“小子,对她好点。”   紧接着,凌寒大步向出口处走去。   “哥!”夕儿哭喊道。   “我不会回来了,你们可以去庆祝了。”凌寒并未停下脚步,很快消失在会场的出口处。   夕儿捂着脸颊泣不成声,整个现场一片安静,没有人听懂夕儿的哭声中包含了什么,也没有人懂得夕儿和凌寒心中那份对方都不为知晓的苦衷。   没有人知道,在凌寒想要抚摸夕儿头发的那一刹那,夕儿轻轻将一柄银色的小刀插进了凌寒的胸口。   左穆说的没错,这对新婚夫妇还是想要除掉自己这个碍事的。   走出会场,凌寒看了看折弯了刀尖并未伤到自己的小刀,轻笑一声将它取下,用包镯子的那块布包好,放入怀中。   左穆出现在凌寒面前,手中握着一柄黑白双色的阴阳刀。   凌寒平静的伸出了左臂。   阴阳刀斩下,鲜血喷薄而出,凌寒却已经感觉不到疼痛,左穆悄然离去,明天,他就会来借凌寒走。   那天,也许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凌寒那声凄凉的长啸。   “从今天起,我凌寒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!”   (未完待续)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膜拜作者
  • 文笔很棒
  • 剧情精彩
  • 看不明白
  • 天雷滚滚
  • 手滑点赞
  • 默默路过
  • 快点更新
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;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,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