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博tongbogame88官网_tongbogame88通博娱乐场_通博

作者:莜·滦来源:www.4399dmw.com更新时间:2018-02-14
  • 观看模式
    • 白昼
    • 深夜
    • 浅紫
    • 淡蓝
    • 藕粉
    • 雾灰
    • 米黄
    • 草绿
    • 湖绿
  • 字号设置
    • 大号
    • 中号
    • 小号
  • 播放样式
    • 手动观看
    • 自动播放
  望见绝代自信朝气的背影,傀儡默默地在心底叹息,加快了脚步跟上去。   “第一次来的时候,听你说他们对你的态度并不是很好。为什么方才……”   绝代回眸隐晦地笑道:“有一点,方才还在食堂时我说过。另一点,是态度问题。”   傀儡双手合十,“我好像明白了。貂蝉平日里横行霸道,大家虽明面上不违逆她,心底却是不服的。相反,你顾及大众感受,放低身姿平等相待,人心自然一边倒。他们甚至都没有怀疑过 你阁主的身份是不是真的。而且……”   绝代挑眉,“而且什么?”   “我们内院女弟子不算多。有女朋友的,多是准‘妻奴’,你这‘盛世美颜’,日后迷妹肯定不会少。女朋友说的话,那敢不听?内院一众男学员,自然也间接维护你啦~顺便挫了某些人的锐气,一箭三雕呢。”   绝代一打响指,“嗯。完全正确。人对美的第一印象,总会比丑要好上许多。正是利用了这人性的特点,他们对我们的态度,才会一前一后变化这么大。”   不知是不是误解了绝代的意思,粉发的人儿莫名心凉落寞,伤感之意似洪流般蔓延。   自己在内院这么久,他们一直是那种略带不屑与嘲讽的态度对待自己。难道…绝代现在这么说,也是嫌弃自己吗……   傀儡垂下双眸,装作什么也不懂般嘟怨,还隐隐弥漫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“那…你就是说我丑咯?”   闻言,绝代有些惊讶地侧目看向自己,“嗯?不是…你为什么这么想?我觉得你很漂亮啊。”   “……什、什么?(/////)”   突然想挖个洞躲起来的某绝:我刚刚又犯什么傻啊!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了……   慌忙撇过头,绝代支支吾吾答道:“没…没什么。”   然而,口吃却暴露了一切。   见气氛突然尴尬起来,某只名为绝代智谋的事端制造者 ,厚着脸皮挑起话题,“那个……话说,和你认识这么久了,还不知道你的定位呢。”   等等,不对劲……   这种时候问这些机密的问题,会不会被理解成是……想套近关系??   老天爷!关键时刻怎么就这么嘴笨!!   傀儡似乎没有发现绝代的窘迫,亦或者是并不在意,直截了当地答道:“我的定位是刺客。”   “那为什么……”   傀儡知道他想问的话,毫不拖泥带水,“我与你们单体自由出招的英雄有所不同。我若要释放技能,需要配合我的主……我的朋友才可以。”   “还有这种事?”   “无独有偶嘛。干将和莫邪战斗时,不也是双双配合?”   绝代点点头,“你那个朋友,从来都没有听你说起过呢。不知我是否有机会,一睹他的尊容?”   “日后…会有机会见到的。”   ……   距离夫子归来的时间还剩半个月,‘窗书案’组织的会长早早地交来了策划方案,各学生组织都按部就班,事情一切顺利。   绝代隆重地欢迎夫子回来,其实还有更深层的目的:   一个,是为了竖立老夫子贵为院长的形象。以华丽的宴席,洗清先前貂蝉散下的流言的不良影响。   另一个,是为了给自己这个“阁主”正名。   芈月想夺权的欲望已经很明显了。夫子一直把自己当继承人培养,日后他们必然会先想办法除掉自己,为篡位铺路。   如果一直在暗中行事,不为人所知,反而更危险。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大众眼前,内院这么多双眼睛盯着,况且绝代现在深得人心,至少他们想行刺会困难许多。   处处谨小慎微,不愧有“天下如棋,一步三算”之美誉。   只是,最近绝代发现傀儡有些奇怪。行事异常,似乎有意瞒着自己。   傀儡打小陪着自己,多年之谊,说 青梅竹马 不为过。绝代是绝对信得过祂的。   最初自己也没有多想。既然祂不愿说,作为知己,自是要尊重祂的隐私。只是这几日,忽觉傀儡的手上,平添了许多伤口。虽不算很严重,但那淤红的颜色在白皙的皮肤上却异常明显。   傀儡平日里不愿自己多为祂操心,想来若是不问祂,祂是绝不会主动开口的。   绝代无半分玩笑,严肃地直视着祂:“你手怎么了?”   傀儡似乎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神情,别开目光淡淡道:“一点擦伤罢了……”   祂在骗我。   绝代不假思索地否定了傀儡的说辞,却没有纠缠着这个问题,若无其事般回头继续做着自己的事。   他当时似不闻不问般的反应,着实让傀儡有些心凉,欲要开口,却终没有说些什么。   ……   现已入秋,凉风拂起枯黄的草叶飘舞在半空,兜兜转转又落回地面。夜月下,黑灯瞎火。傀儡与一个陌生的身影共坐在屋前溪畔。   “主……士元,你会做饭吗?”   春秋轮回,十二年未曾枯竭的清溪,流水淙淙,绵绵不绝。淌过的溪水,却随着时间流逝,一泻千里,一去无回。   捧起一汪秋水,看着手中的水不断从指隙滴漏。月色照得面前男子的银发更加灵动唯美,他嘴边若有若无地微勾,“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   傀儡低首,不知是不是想到了屋中沉睡的人,眸中的伤感之意难掩,“……可以回答我的问题吗?”   “略懂秋毫。”   “真的吗?主人,可以教我吗?”   水从掌间溢尽,那人侧目看向祂,笑道:“看你一激动就收不住口。说过多少遍了,不要这么称呼我,会让我觉得你疏远于我的。”   “……”   “你可以当我是你的知己,朋友,亦或者是……兄长。”他娴熟地抬手帮傀儡整理微乱的刘海,千纸鹤夹在发间,依旧是把长发中分开来。   “兄长?这…怎么可以……”   他对着月色,不回答傀儡的话,轻笑道:“做饭…是因为他么?教你当然可以,只怕我也会将那厨房炸了。”   话锋一转,嘴角勾起的幅度更大了,“毕竟,多个才貌双全的妹夫,何乐而不为?”   “你乱说什么!”傀儡嗔怪地掐了身旁的人一把,随即神色暗淡下去,无声微叹,“我不过是人造物……何来性别与情感?”   祂不过只是一个“傀儡”,就如祂的名字一般。   这也是为什么,内院的人处处看不起祂的原因。   “我可不这么认为。”银发男子勾起薄唇,轻捏向傀儡软软白白的脸颊,宠溺之色溢于言表:“我可是非常高兴有个弟弟或妹妹的,你这么说,岂不泼我冷水?现在天冷,容易感冒,我可不是那些皮糙肉厚的前排。”   傀儡有些不满地嘟嘴,倒也不拒绝他这亲昵的举动,“刺客…也算半个前排吧。我倒觉得,你厚的是脸皮。”   男子故作生气地敲了傀儡脑袋一下,笑骂道:“好啊,这么久不见,现在就会跟我顶嘴了啊?谁教你的?”   傀儡别过头不理他。   “我知道你在着急什么,明儿便教你吧。十八年了……我会一直等你回来。最后一次,为他也好,为我也罢,一定要挺过去。”   “我明白。”   未完待续——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膜拜作者
  • 文笔很棒
  • 剧情精彩
  • 看不明白
  • 天雷滚滚
  • 手滑点赞
  • 默默路过
  • 快点更新
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;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,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