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博tongbogame88官网_tongbogame88通博娱乐场_通博

作者:4399来源:www.4399dmw.com更新时间:2018-02-14
  • 观看模式
    • 白昼
    • 深夜
    • 浅紫
    • 淡蓝
    • 藕粉
    • 雾灰
    • 米黄
    • 草绿
    • 湖绿
  • 字号设置
    • 大号
    • 中号
    • 小号
  • 播放样式
    • 手动观看
    • 自动播放
王者同人客栈
  除夕那天,长安的雪下得很大很大,如同白色亡灵一般把大地紧紧缠绕。   当然,这一切都与李白没有丝毫关系,也不曾扰了他喝酒的兴致。   这日清晨,韩信刚刚起身,推开门,只见一团白色的雪球砸向他的脑袋。韩信微微偏头,躲了过去,一抬头,看见李白一如既往地捧着酒壶,坐在高树的枝头上畅饮着。   韩信:大冷天还在树上?   李白:我逍遥半生,浪迹天涯,区区寒冷,何足挂齿?   韩信:随你。   韩信没好气地甩给李白两个字,转身回屋,似乎对李白刚刚扔的雪球生气似的。   李白:哎,出都出来了,不如陪我喝喝酒?既为将军之人,对酒应该并不抗拒才对。   韩信:呵。   本已推开了门的韩信,闻言不由自主地轻笑了一声,推门的双手迟疑了两三秒,便又关上了屋门,双脚轻点雪地,便轻松踏在了李白所在的枝头,他漫不经心地接过李白手中的酒壶。   韩信: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   李白转头看向身旁的韩信,一头苍凉的白发在朝暮和白雪的辉映下显得十分耀眼,他微微眯起了眼,十分惬意。   李白:对了,我一直想问你,如果有一天给你一个机会,你是会选择继续做你征战四方的大将军,还是隐入山林,做一个平凡无奇的普通人呢?   韩信看了眼李白,若有所思地学着李白的样子微微眯了眯眼,唇齿闭合间,发出了极细小的声响,哪怕李白离他离得这样的近,也没有听清。   李白:你说了什么?   韩信突然一笑,轻轻将手中揉好的雪球打在了李白身上。   韩信:无可奉告。   李白:好啊你,要跟我打雪仗是不是!   李白一把抓过身旁的雪,作势就要还击,二人在雪地中玩耍,竟像两个大男孩般开心。
  李白此半生看过无数场雪,唯有这一场有了人陪伴,也是第一次,觉得下雪,竟是如此的美丽。阳光透过枝叶间的缝隙打在韩信的脸颊上,渐渐地迷住了李白的脸。   李白:将军,有没有人说过你长的其实十分好看。   韩信:习武之人,在乎容貌何用?   李白:那将来若有姑娘想嫁于你,怎么办?   韩信:不会。本就是一介武夫,随时准备战死沙场,从没想过会迎娶某个姑娘,若有一天噩耗传来,还是不要让姑娘伤心的好。   李白闻言叹了口气,将手里的酒灌进了一大口,无奈地摇了摇头。   李白:真是个呆子。   【二】   策马风沙,叱诧风云。   白发鸿影穿梭在敌人之间,所到之处无人存活,鲜血四溅,韩信身上却并无半点鲜红,这便是他战场杀敌的模样。   本是必胜的一场战局,却因一个人的出现使局势瞬间扭转。   当韩信看到李白浑身是伤的被困在敌军的俘虏架上时,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案上鱼肉。   敌方主帅:韩大将军,看看这人是谁?   韩信:你想干什么?   韩信看着李白就这么无力地被捆在木架上,摇摇欲坠,身上无数的伤口鲜血直流,显而易见是受到了不少的折磨。他闭着双眼,与往日里韩信记忆中潇洒的样子完全不同。   韩信攥紧了手里的枪,指尖因用力过度而显得泛白,双手不停地颤抖着。   对方似乎看出了韩信的气恼与痛苦,更加得意了起来。   敌方主帅:这样吧韩大将军,咱们做个交易,我放了他,你来交换,如何?   闻言,韩信定定地站在那里,微垂着头,刘海下的阴影挡住了他的表情,但握枪的身影散发着令人畏惧的寒意,无论是敌人还是友方都不敢轻易靠近,没有人能猜到他的选择。   忽而,韩信抬起了头看向了李白。   韩信:好,我换。   铿锵有力的声音使其它将士都惊住了,副将走上前来想要阻止,身后的将士们为了将军的安全,也单膝下跪以示阻止。   副将:将军,你疯了吗?   韩信:不,我没疯,我很清楚自己正在做什么。   韩信深吸了一口气,将手中紧握着的枪递给了副将。   韩信、:若我有何闪失,这柄枪便赠与你。我戎马半生,为国家而活,今天我想任性这一次,保全朋友性命,这次的胜利我们志在必得,你们不要管我的死活,尽管进攻,将士们就交给你了。   副将愣住,颤巍巍地接过了他那柄闪烁着荣耀的枪,心里无比悲凉。不由自主地像其他士兵一样单膝下跪,这是对一个英雄无比的敬意。   副将:将军请务必回来,我们需要你。   韩信:我会尽力,哪怕是闹个天翻地覆,我也不允许我的人,受到伤害。  
  【三】   韩信慢慢转回头,看见了敌军主帅嘴角得意的笑容。   正在这时,李白醒了过来,他睁开双眼,清泪顺着脸颊流下。   李白:呆子!不要过来!   韩信笑了,足尖轻点,直向李白的方向而去。明明受着重伤的李白此时用尽全身的力气挣脱开周身的束缚,拔出腰间的青莲剑,准备冲向战场,但无奈伤势太重,即便是武功再高强的人也无法在这种状态下突出重围。   敌方主帅:很好,很好李白,你这是坐实了你的叛国之名,我可以让你死于当场。   敌军主帅此时眼睛都已发红,李白正对付着蜂拥而上的兵将们,挣开捆绑已经耗尽了他的体力,当他快要倒下之时,只觉得有人从背后轻轻地搂他入怀,熟悉的气息萦绕在鼻尖。   韩信:跟你说了多少次战斗时别忘了后面,这可是致命的。   李白瞪大了眼瞳,肩膀传来一股血腥味,他急忙转回头,看到韩信的胸膛已被利剑刺穿,却在很努力地笑着,眼神坚定地看着他。   韩信:早就知道你是敌国重臣,你光明磊落,逍遥半生,我相信你不会设计害我。   韩信的目光看向李白浑身上下的伤口,眼神中满是心痛——   韩信:他们如此对你,使这种计谋的君主不效忠也罢,若是我死了,不要替我报仇,去实现你云游四海的愿望吧。   韩信的气息越来越凌乱,李白对付着围攻他二人的士兵,护着韩信,就像以前他护着自己一样。   李白:呆子,我不许你死,听见没?我还想找你喝酒呢。   李白挥舞着手中的剑,却再也听不见韩信的回答。他转过头,只见韩信面带笑意倒在了这滚滚 黄沙之中。   李白疲惫无比,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,带着韩信还残留着温度的身体跃出了重围。他的眼皮沉得就像灌了铅一般,闭眼的那一刻,他看见了韩信的副将正飞身向前。   恍惚中,除夕那日,他没有听见的韩信的话却越来越清晰,那口型分明是在说——   韩信:若有选择,我真的希望我不做将军,你也不是敌国臣子,我们可以永远一同喝酒。   李白:原来…他早就知道了啊,原来…他如此的信任我…原来…他把我看得那么重要。  
  【四】   又是一年除夕,雪片轻落在枝头。   李白走出冰谷,眼前茫茫一片雪白。   李白:信,你还记得去年今日我们一同赏雪的情景吗?   李白转头看向韩信,冰棺中,韩信闭着双眼,就像是睡着了一般。   那场战争中,韩信的副将带领军队赢得了胜利,并救走了奄奄一息的李白和早已经没了气息的韩信。李白醒后,便带着韩信的尸身消失了,他寻遍了王者大陆,终于找到传说中能让尸身永不腐坏的冰棺,虽不能让他复生,至少能让韩信永远保持那时模样。   李白:信,你快点醒来好吗?我一直在等着你。   冰棺中的男子一直保持着那日倒下时的笑容,沉默着就像在点头,李白恍惚了,仿佛看见了故人踏雪破尘归来,铃声轻摇,一路走来,向他伸出双手,像极了在说——   韩信:好啊   (作者:子落 编辑:大周)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0
    +1
  • 膜拜作者
  • 文笔很棒
  • 剧情精彩
  • 看不明白
  • 天雷滚滚
  • 手滑点赞
  • 默默路过
  • 快点更新
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,如侵犯到您的权益,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;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,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。